2018股权激励“五宗最

过去的2018年,是中国资本市场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一年。作为资本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的上市公司股权激励更是呈现出了独有的风采,在草案公告的上市公司总数再创新高的同时,通过对2018年度全市场公告情况的筛选比对,我们发现还是有些“奇观”可以让市场引以为谈的,小编以下仅从五个角度列数2018年度A股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的“五宗最”。

最频繁:一年三激励

一年内公告两期股权激励计划的上市公司很常见,若达到或超过三次就不得不提下了,而二六三(002467.SZ)就是这么一家“很熟练工”的公司。公告显示,公司分别于2018年1月和10月公告二期激励计划,算上2017年12月份公告的一期,公司成为在一年时间跨度内三度公告股权激励计划的上市公司。

二六三是一家国内领先的主要面向中小企业和商务人士的综合通信服务提供商,专注于增值电信行业中的通信服务业务。从过往历史看,公司是股权激励市场的老兵,最早于2013年公告首期激励计划草案,并在随后的5年内陆续公告实施了四期。为推动公司业绩的进一步增长和持续发展,强化核心管理和技术骨干人员的激励性,公司在2018年前后的365天内连续公告了三期激励计划草案,这也是继道氏技术(300409.SZ)2017年首创“一年三激励”后的新来者。

最地气:生猪头数好计算

2018年3月,国内养殖业龙头公司温氏股份(300498.SZ)公告股权激励计划草案。草案的主要内容、要素设计与一般上市公司的操作无异,但在业绩考核方面,除正常地考核Roe外,公司从自身行业特色出发别具匠心地设置了“以猪头论业绩”的考核指标:“公司2018 -2020年度商品肉猪销售头数较2017年度商品肉猪销售头数的增长率分别不低于 12%、30%、50%”。

温氏股份是一家以畜禽养殖为主业、配套相关业务的跨地区现代农牧企业集团,肉猪类产品销售收入占公司总营收的62.97%,是公司创收的主要产品。公司设置以商品肉猪销售头数的增长率为考核指标,自然不是因为2019年是猪年的缘故,而是因为近年来国内肉禽市场价格波动剧烈,猪周期等因素的存在使得肉猪类产品单价不能长久稳定,但国内肉禽消费需求并没有发生巨大的变化,因此以数量而非价格来作为公司业绩考核,显示出公司从实际出发和理性客观的一面。鞋子合不合适只有穿鞋人自己最清楚,股权激励方案的设计也应遵循“一企一策”,除常规性的财务指标考核外,也可以通过创新思维模式多角度地灵活设置考核指标促进公司的成长发展。

最特别:一人独享的激励

2018年2月,金信诺(300252.SZ)公告了最新一期股权激励计划草案。与众不同之处在于,本次激励对象人数只有1人,为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这也创下了2018年度全市场公告激励计划中激励人数最少的记录,这或许是印证了那句“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吧,妥妥的真爱!

不仅如此,公司本次激励计划预留部分授予的激励对象也仅有1人,合计共激励2人。当然,我们也发现,公司2013年公告的首期激励计划中并未将本次激励的高管纳入,在公司现有高管层均有持股的背景下,也不难理解为何会单独为该激励对象“私人订制”此次股权激励计划,不可不称之为“一个都不能少”!

最匀速:分期六次行权/解除限售

2018年2月,欧普照明(603515.SH)公告公司2018年股票期权与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草案;本次激励计划特殊之处在于行权/解除限售期的设置,即激励对象应在权益授予日起满12个月后的未来72个月内分6期行权/解除限售。

根据《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管理办法》的规定,尽管股权激励计划的有效期从首次授予权益日起不得超过10 年,但从市场实践来看,自2016年新政后,民营上市公司在实施股权激励时,一般多为设置一年的等待期/限售期、2-4年的行权/解除限售期,欧普照明分六次行权/解除限售则是2018年度全A股市场分期最多最匀速、有效期最长的一期激励计划,大有一副一步激励到位的架势。当然,公司如此设定激励计划的分期数,更多的应该也是基于自身实际,综合考量激励约束对等下寻求最大限度的激励效果后做出的决定——这本身就体现了公司对于未来业绩增长和发展强有力的信心。

“最短命”:过早夭折的激励方案

2018年11月05日,旺能环境(002034.SZ)公告了2018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草案。然而,出人意料的是,2018年11月14日,草案公告后仅不到10天公司便宣布终止实施股权激励计划,终止的原因语焉不详:“鉴于当前宏观经济形势、市场环境以及公司内部其他因素等事项影响,为了进一步完善方案,实现更好的激励效果,确保激励对象能够更专注地投身于具体工作、努力为公司和全体股东创造价值,经公司审慎论证后决定终止实施本次激励计划”。

具体终止原因小编不好揣测,至少草案公告时公司二级市场股价相对来说还是处于较低水平,而值得一提的是,公司2018年度净利润预计为2.9~3.2亿、相较于2017年增长约23..5%~36.28%,创下公司近五年业绩水平的新高。但公司本次计划的业绩考核要求设定为“以2018年净利润为基数,2019-2021三个会计年度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不低于29%、41.5%、58%”,或许这可能是激励计划终止的原因之一吧。草案公告终止后,2018年12月一名董事宣布离职,该董事离职时持有公司340股,也是仅有的2名持股高管之一,11月公告的股权激励计划中被纳入并分配的30万股也随着终止公告变为泡影;继上述董事离开后,2019年1月又有一名高管从公司离职,而据公司披露的财报显示,离职的高管2017年税前年薪仅为12万元,11月的激励计划也并未将其纳入。公司当前薪酬现状和激励计划的终止也许也是他们决意离去的因素之一吧,唯愿计划的终止当真是“为了进一步完善方案”,否则草率收场只能引起公司治理上不必要的动荡。

股权激励计划要为公司发展的战略目标服务,激励的具体形式则因各公司所处行业及自身实际情况而各有不同,一千家企业就有一千种激励方法;正如上述五家公司一样,只要符合法律法规的要求,真正适合企业的激励方案才是最有效的和最好的。